大叔路人甲

大叔路人甲出生于普通人家.平凡得如公交站台上任何一个匆匆等车的乘客,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平凡到,他的童年一直浑浑噩噩,从来不曾过任何的故事.没有有纠结你高考填什么志愿,没有人指导你第一份工作该注意什么.
大叔路人甲,如路边的野草,自由地生长.

大叔路人甲的童年,跟其他人一样,有过一些些快乐,也有过一些些烦恼.大叔路人甲曾对未来充满向望,未来是什么样子呢?

大叔路人甲很勤奋,一度以为,勤能初拙,靠着自己的努力,能给自己一个光明的未来.大叔路人甲常常想,自己一定能成为一个事业有成,家庭和睦,受人尊敬的,快乐阳光的男子.

时间很快翻过这一页.

大叔路人甲,进入这个光影莫测的职业社会.大叔路人甲不再是那个学生时代的骄子.大叔路人甲发现,原来自己,其实只是那么的平庸.

工作了好几年,积攒的经验,原来那么快就被新来的毕业生追上.新来的小姑娘小伙子,比自己聪明,还有着超高的情商.在外企呆了日子,一直习惯了邮件直来直去地沟通,而新来的小伙子入职才几个月,就知道,不能在邮件里指出领导的代码写错了.

大叔路人甲用了很多年,才终于接受一个现实,原来自己只是如此地平庸.倒腾来倒腾去,漂泊了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不过就谋得区区百来个平方遮雨,为了还上每月的房贷,和小摊小贩斤斤计较.

平庸让人沮丧,但并不让人绝望.

大叔路人甲学会了,其实生活没有那么的绝对,工资多1000少1000,开的车好一点差不点,房子是90方还是100方,其实没太大差别.当年的下属成了上市公司高管,开着百万好车,不过和自己一样过着身不由已的生活,以前一起加班的同事在房价高企的帝都买了一套又一套房,却落了一身的病,还得每天开车4个小时的车迎着爆表的雾霾上下班.原来上帝的手又是那么地公平,原来你想得到一些东西,总是要失去一些.

大叔路人甲可能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互联网时代总是不缺神话,大叔的室友,邻丑,前同事,一个个地飞黄腾达.大叔路人甲的兄弟已经带着上百号人做得风生水起,势如破竹,邀请大叔去一起干一票,说,我们一定会上市的,干一票大的不是你的梦想么.但是大叔只是想,我不怀疑你们会上市,上不了纳斯达克也可上个创业板,但我不想错过我家小公主的童年.

大叔有一个乖巧的女儿,她说自己是有着魔法的公主.公主有着远大的理想,她想成为一个仙子,能够在天上飞.她说,爸爸,爸爸,我是公主么?
是呀.
“那我会有魔法么?”
会呀..
“那为什么我现在还不会变出东西来?”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到12岁呀.
“爸爸,爸爸,那你是国王吗?”
是呀!
“那你的王冠和士兵呢?”
我的王冠和士兵,只有等你成为真正的公主那天,才会出现.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真正的公主?”
等你做到勇敢,坚强,仁慈,善良的时候,你就会变成真正的公主,拥有强大的魔法,那时,国王的魔法王冠才会出现.

大叔家的公主路过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会说,爸爸,你有钱吗,他们好可怜啊,只能睡在屋檐下,我要去帮助他们.我说好啊,不过他们也有可能是坏人,所以你想帮助他们的时候,要在和我一起的时候才能帮助.

看着天真的孩子,大叔心想,即便是在帝都拥有了n套房子的土豪前同事们,也和屌丝路人甲一样,从心底感谢纯真的孩子带给自己的快乐.所以,平庸又如何,事业没成就,又如何?

大叔路人甲年轻的时候,爱上一个女孩,在夏日顶着毒辣的太阳走过几公里的大桥去看她,然后含糊不清地说我喜欢你,然后掉头就跑.

因为一次吵架,两个人竟多年未见.再联系,已经是十年以后同学群聊.一直曾好奇,两个再见面,该如何再开头,未曾想对方第一句就是,其实我已经不恨你了,正和自己想说的一模一样.生活是何等的我槽啊.

大叔路人甲其实是标准的穷矮丑,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五官尚算端正,四股亦尚健全,但是就连小区门口包子铺上写得”五官端正,形象好,气质佳”的条件都满足不了.

正如野百合也有春天,生活里并不是没有女孩子侧目.做为一个大叔,路人甲已经成了家,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跟小女生四目相视的那个零点一秒内,已经看穿了那一点点羞涩,慌乱,期待.不过大叔路人甲只是淡淡地说,你们年轻人去玩吧,我明天要带孩子去海洋馆.然后还在质疑声中,掏出手机,证实自己真的已经是一个爹.默默地装个逼,实在太刺激.

大叔路人甲,看过那么多倾轧,见过那么多繁华,要”搞定”一个20多风的小女孩,实在太容易.但大叔路人甲的爱情已经转化为亲情,而亲情简直又像爱情.有一个周末的早上,小公主的妈妈起床去洗簌去了,小公主被吵醒,光着小脚丫过来窍门..大叔一听能有人这么有礼貌地敲门,那肯定是小不点啊,赶紧扔下手头的手机装睡.小家伙敲了几下门,不见回应,自己推开门跑了进来,在我旁边睡抱着我睡下.过了几秒,自己坐起来,在我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又躺下了.

后来她说,我爸爸是国王,要管那么多的事情,一定很辛苦呀,所以早上我虽然很想很想看电视,也没有把爸爸吵醒.

那一吻,恍如几世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