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记–续集

下了近20天雨之后,终于,杭州迎来了久违的太阳.

,特别地蓝.

而且,在这阴冷的冬天,暖暖的太阳晒得特别舒服,尤其是,消失了很久的太阳.

在这么一个好日子里,我接着写后半集.

其实在借钱的记录里,并非没有温情.

我有一个弟弟,我上了高中之后,他初中毕业,然后就去打工了.

他的第一份工,就在离我上高中的县城不远的一个村子,养蚕,摘桑叶.

摘桑叶是一个没多少技术量的活,弟弟刚刚初中毕业,工资不高,一个月差不多200.

在高中时代,我曾不止一次从他那拿钱.当然,说的都是借,但是,那个时候,根本不可能还.

几乎每一次,都是把他的全部家当拿走,有时,500,是他攒三四个月的全部.

再后来,上了大学.弟弟这个时间已经去了一家电镀作坊,在小县城发展了两年之后,整个小厂也迁到了武汉附近一个小城市.

弟弟给了我他们厂的电话,,实在缺钱了,就给我打电话吧.

这个时候,我已经在做一些兼职可以赚一些钱了,不过,相对需求来说,仍然是不多的.

有一天,实在是没辙了,我只好求助,他让我过去拿.

坐了小巴颠簸了2个小时之后,来到目的地,然后顺着大街走到工业园区的门口,他们厂的送货司机开着小面的,过来把我接进去.

这个厂房,是以前倒闭的国营厂的厂房,曾经有些年头没有人维护了,墙上的涂层斑斑驳驳,幽绿的条石上长满了青苔;宿舍的墙壁上有些渗水,宿舍里一股子挥之不去的发霉的味道.

弟弟买来排骨和藕,还带回来两瓶燕京啤酒.在那个地上满是青苔,墙上发着霉的宿舍门口,用一口大煤炉烧排骨藕汤.

当夜,就在宿舍住下.那潮湿,那股淡淡的霉味,似乎快要遗忘,又忘不了.

第二天,弟弟给了我1500块钱.这对我来说,能解决好大的问题了.

很多年以后,弟弟也曾找我借钱.

第一次,是他结婚,同时也是邀请我去参见婚宴.他说自己已经全准备好了大多数,但是还有2万块的缺口.彼时我的创业已经看不到什么再成长的希望,临近年底,平台可能财务上也比较忙,分成也拖了一个多月,我的口袋里,刚好就只有不到25千块.

但是我觉得我没有理由拒绝,于是直接打给他2万块,然后订好了参加婚宴的车票.有些事情,不能错过.

第二次,是他们公司做股份制改造.那个当年的小作坊,经过10几年的发展,有了自己的办公楼,宿舍楼,还建起了自己的工业园,开始谋划上市.

他咨询我的建议,说网上说的原始股都是骗子啊.我说两个问题,你们公司赚钱吗?你相信你们老板吗?

后来,他说决定买5万块,不过他自己有4万块了,我借一万块就好.

然后很快,他就还我了.我很开心,还不还我无所谓,主要是,看到他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民工,能够在外扎下根,安居乐业,太开心了.

还有一个邻居阿姨,他家是做包工头的,常年在外修房子,男主人带着几个乡亲在外砌墙,她跟着在工地上烧饭,挣得都是辛苦钱,不过在外奔波了小20,也存了一些钱.那是大三的寒假,她主动提出来说,借我一些钱.

然后10多年过去了,有一天她打电话给我说,她的兄弟去搞传销去了,她放在大兄弟那的钱出了问题,问我能不能借一点.

我刚巧付完房子首付,手头所余不多,反正是不够装修了.我说,要多少啊?

她说,两万吧.

我说,那好办,你把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打给你.

母亲说,这钱会不会收不回来啊,收不回来装修怎么办.

我说,无谓了.在心底,我不在乎了,我其实只把钱借给,那些就算是明知道是没钱还我也还会借的人.

写完这些,天正蓝,太阳正亮,空气正在变暖.

借钱记

小时候,借钱是件很难的事.

只是,小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为什么难.

刚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天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的学费还没有交,让我回去问一下,什么时候可以交上.

我回去就跟父亲说,老师问什么时候交学费呢.父亲说,过几天就交.

很多天过去了,老师又叫过去,你们几个,在这办公室外面站一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罚站,也不敢问.

站了一阵,老师解气了,一个个地叫进来.

你学费怎么还没交啊?你回去跟你爸爸说了没?

说了

那怎么还没交?

这个问题真难住我了.我答不上来.

后来老师也没办法,只好说,回去让你爸来一趟.

后来,我应该是人生中第一次听见了借钱这个词.

今天想起这些,是因为在车上说到每天一睁钱就欠银行几百块块钱的时候,小家伙问,什么意思,我说,就是我们买了房,欠银行钱.她就问,什么是欠钱,我就说就是找银行借了钱啊.她再追问,借钱是什么意思?

她说这些的时候,刚刚学完钢琴,做为认真学琴的奖励,可以得到一个哈根达斯.联华超市有卖,一个33块.而20多年前,在那个两个老师轮着教4个年级学生的小学,一学期的学费书本杂费加起来一共是28块.当时的工地小工,我记得工钱是一天4块.

回到借钱这事儿上来.

再后来,升到5年级了.山里的小学只有1到4年级,五六年级需要到另一个村子里.当时有一个助学工程叫希望工程,在这片山区,每个年级会分到两个名额,每年60元的助学金.老师拿来一张表格让我填,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栏是"贫困原因",我想来想去,好像不知道怎么写.老师说,这里你就写"父母体弱多病,老人残疾"吧.老人残疾也没错,祖父是抗战老兵,还有残疾证书,但是父母体弱多病怎么能写啊,不是的这样啊,不写.老师说再给你一张表,照我说的写.

写完,老师说,年级改成4年级吧,这个钱发到6年级毕业,写成4年级可以多领一年的钱,到时我给你留着,你上初中也可以用这个交学费.

后来,每年真的发60块钱.但是上初中的时候这个老师说,我怎么可能说过这话啊.以为小孩就没有记忆力了.可惜,这话我永远记得清清楚楚.不仅如此,这个老师特别刻薄,说有的学生"吃屎都抢不着新鲜的",还在班上说,"你们女生记住啊,长大了不要嫁给***这号的笨蛋",各种无低限,都是说得谁,我全记得.当然,说我的,我也记得.

一转眼上初中了.初中最大的变化,一是要到遥远的镇子上去上学了,另一个是,学费变成3位数了,另外,还多了一项叫集资款的东西,一次收齐3年的,盖教学楼.

临开学报到了,父母吵架了.原因是,学费依然没有着落.这次我都已经不哭了,默默地看他们吵.以前,我会在心里幻想着父亲去跟二叔或是三叔,或是爷爷借点,但是现在已经不会抱这种幻想了."爷爷是个老红军",小家伙现在经常唱这句歌.是的,我的祖父就是个参加了8年抗日3年内战的老军人,后来又参加了一年抗美援朝,因为炸弹击中腹部,提前复员回乡,再后来每月都可以领到抚恤金,不用种地,每天喝酒,脾气火爆.但是,他那里是借不到钱的.

吵完架,母亲回了娘家.

开学那天母亲回来了,带我去报名.她是带着外公给的钱回来的.

她说,这是你外公攒的钱,你要对得起这个钱.

我当然知道这意义.

外公也是一个传奇.

6岁时,全湖北的军阀们打来打去的,饥荒.外公的母亲是个瞎子寡妇,算命为生,一张罗盘维生.说,娃儿们,你们自己出去找口饭吃吧,在家也是饿死.

外公沿着小溪而下,走到外婆家,被外婆一家收留,长大就收做养老女婿.外婆家也是做长工的,地主婆家大业大,信佛,人不错,所以给了一口饭吃.外公后来经常说,那个地主婆是个好人啊,土改时都没人说她坏话,留了一条命.

留得一条命在,可保不住别的.地主的房子给一把火烧了.解放后,因为外公家长年在地主家做长工,做官的对外公说,这房,就给你了,收拾收拾还行.是不错,后来的房子就在原来的地基上盖的,地基是一米多长的条石.外公后来上山伐木扎木排沿河而下走汉口,还做木工屠宰,办了加工场.但是不幸的是,生3女2男,长子是软骨病,次子四股不停发抖,幼女溺死,只好让已经出嫁的父亲改为入赘,入赘后父亲与祖父关系恶化了,一度形同陌路;再后来因为姨父要求继承外公家产,让父亲再搬回祖父这边...

外公呢,挣下这点家底儿,80年代的万元户,在给小舅治病及各种折腾中一点点地把养老钱折腾光,一次次地被各种人骗;

这一次,是自己的二女儿回来求救.那就再开一次小木箱吧,虽然已经快见底.

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有一次什么物理比赛,要去荆门参加复赛,费用好像是大部分都不用交,但有个10块钱的什么费用,也可能是老师让随身带一点,我记得是后来好像也没有花.

回家告诉母亲,这个时候的10块钱不是那么地难了,时间毕间已经到了97年还是98年了,有时还是有的;但是这次母亲也没有,出去在村头借了好几家,竟然在当天下午就借到了10块钱.我很意外,问是在哪借的啊,母亲说是在**家.

这家我知道,这家大儿子是我的童年好友,跟我同年同月,小我几天,他的亲生父亲在他出生前一个月,在架电线时,坠江溺水,他是遗腹子,他的母亲随后改嫁给他的小叔,但是很不幸的是跟我同岁的这个孩子在我初一那年也溺水死亡,那以后好长时间,我都避着他母亲,因为只要见到我就哭.

所以我只是哦了一声,以想所以在她这里借到了啊.

再往后,到了高中了.

高中又有一段故事,县政府组织了各个县直机关扶贫,每个机关对口一名贫困的成绩优秀的学生,高中三年每学期给500块钱,一共3000块.最后一个学期开始了,去这个机关领这个钱的时候,他们说,上个学期你领了两个学期的啊.我说,不可能啊,每次都是学期开学来领一个学期的,何况只要领钱都有收条签字的,要不你把收条找一下看看?他们说,这个找不到了....我心里想,无非就是你们拿去分了呗...

再下来的流水账当然就是大学了.

不过大学没什么好说的了,说说大学之前.

在高考的时候,我已经十分平静.我知道自己该填什么大学,不能是差的大学,因为那样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帮我去上这个大学.也不可能是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虽然考上了可能也不担心学费什么的,但是概率很低,考不上,走第二志愿的话也是没机会上,乖乖出去工地搬砖的命.

我平静在地填了第一志愿,然后什么第二志愿第三志愿,就随便乱写一气,然后就老老实实地去找了份苦工,在汽水厂搬汽水.我跟父亲说,马上要上大学了,你该做点准备吧?父亲说,你考得上吗?考上了再说吧.我也知道借钱难,但不是没办法吧,农村常理,考上大学的办个酒席宴请各种亲戚,乡里乡亲,凑凑,家里2头牛卖掉一头,多少能凑一点吧.

当通知书来的时候,我口袋里已经结了20天的工资,150块,没办法,廉价劳动力.但是从县城到家来回几趟,最后还剩下100块.几乎同时而来的还有一个消息,有个白酒集团在宜昌设了一个奖学金,在宜昌一共有4个名额,...方式很简单,拿着录取通知书去宜昌填几张表,照个照片填上去,然后就一次性领5000块钱.

这个时候,父亲说的是,你有宜昌去的路费吗?????

我问,你有?

父亲说,算了吧.

我说,我这有.我就带着100块去宜昌了,好像去宜昌要花掉38块,照了张证件照花掉25块,住宿花掉10块,再加吃饭,反正口袋里的钱是已经不够回家....

好在,第二天早上他们是当场发了钱,还是发现金.

...

...

...

...

很多事只能用省略号来代替了.

后来好长时间我都在想,为什么我上大学的时候,父亲连10块钱都没有给我???这个问题真是催人老.文学作品里父母都是卖地卖牛地给孩子凑钱,可我的父亲竟然1分钱都不给...

再到后来,我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了这个故事.

当年,上大学的那年,父亲也是去借钱了的.

只是,100块都没借到.

不仅是周边相邻,而是包括我的4个姑姑,一个姨妈.

我小姑姑是这么说的,谁家都有小孩上学,借你了,将来他姑父家亲戚来借钱也不能不借啊.

我大姑姑是这么说的,现在上大学了工资也不高,不如把钱省着.

我的三姑姑,则是把我父亲数落得一无是处.

我还有个姨妈.前面说了我外公是逃荒来的,外婆是独女,两个舅舅都是不治的顽疾,那一年,他们都已经去世.我母亲是我姨妈唯一的娘家亲戚.唯一的娘家亲戚.唯一的娘家亲戚.

我姨妈并没有把我父亲数落一顿.

因为,考虑到种种原因,去借钱的是我母亲.

所以,她只能把我母亲数落一顿.

当十几年过去之后,还有人能眉飞色舞地讲这段为了上大学借遍所有亲戚而一分不得还被数落的故事,在那讲得唾沫横飞的时候,我终于明白,当年父亲为啥已经放弃了让我上大学.

他们的话刻薄得,让你觉得,人生毫无希望,不如,今朝有酒有朝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