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程序员的血泪史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某某电力.

      求职过程很有意思:有一天辅导员有家国企严招聘,说都去看看;结果去了发现只有几个人在,一位大姐说:人都到齐了吗?那就开始吧.我介绍一下我们公司,你们愿意来的话,就填个表. 完全没有面试….就算是有了第一份工作.

      毕业后就去报到了,结果报到时间还没到…玩了几个月才又去.简单地培训了两个星期,做了一个安全生产知识的考试,就给所有人买了火车票,送到了四川一个偏僻的小山沟里.那里有一家火力发电场正在修建.

      初到这里,什么也没有.有一片正在修建的房子,刚盖好框架,封了顶,地面都还没有平整,这就是我们的宿舍.每人发了几百块钱,说,开车带你们去镇上买点生活用品吧(工地上有不少的大小货车).然后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规定的上班时间是8点到5点;天气非常热,经常只能在屋子里猫着.还好我们不需要天天下工地.有一段时间比较无聊,每天打游戏,但是没有网,只能打单机版的大菠萝.有的日子也经常需要加班赶进度,因为进入梅雨季度了施工就会受影响;但是我们这些质检岗位是帮不上忙的,我们的日子,是负责编质检报表,厚厚的报告拿过来手写上质检记录,反正师傅让这么填的,天知道有没有真正的检查过….

      工地上,一般是不允许夫妻同行的,整个工地上几乎全是一水的大老爷们.下了班,业余生活就基本可以用吃喝嫖赌来概括.当然,我们刚毕业的学生,也就只能参于一下吃,每天轮流着去小镇上少得可怜的几家餐馆去吃.

      老师傅们,除了吃喝,还赌.有时候通霄地打麻将.旷工就旷工呗,反正也不会怎么样.辛苦钱,还算可观,加上各种补贴,安全奖金啊,其实不算少.那两个月七七八八加起来是3500一个月,但是在这山里,基本没地儿花.当然,后来因为每天轮流请客大吃大喝,花光了.

      当然,还有嫖.谁谁谁去嫖了,基本不是新闻.没办法,没别的娱乐….

      到这里一个星期的时候,有天在外面吃完晚饭,有位师傅说,你们要不要我带你们去找个小姐?几个刚毕业的孩子吓尿了.

      打那后,我就决定要辞职.我觉得要不了几年,我就会成为这样一个人.

      于是,在工地上又呆了两个月,辞职了.

      在家玩了一段时间,春节过后,我带着仅剩的1000块钱来到了这个有着几千万人的大城市.(我打肿脸充胖子,给了家里一点钱…)

      不再是电焊质检工程师,我的新职业是PHP工程师,月薪2500.买了火车票,还剩下700块.住在一个380一个月的地下室.然后中午在公司吃,早晚都吃那种北京的一块钱的大饼,当时感叹,北方的大饼真大啊….

      来了没多久,老板说要招人,一直没招着.我想起有一个兄弟,因为没有拿到毕业证,还呆在学校旁边,没有正经找工作,好像呆在一个什么地方打杂,一个月500.我说,把他招过来吧.然后就是哥俩一起住地下室.

      公司很小,偶尔会晚一点发工资.有一天,有个人离职,走的时候对老板哭着说,我500块的时候就跟着你干 ,干了3年,没要求地啥,你给我什么? 那之后不久,我也换了一家公司.

      这次换了之后,看起来公司会靠谱一点,因为有某知名网站的CTO坐阵.但是那时候显示鉴别水平太低了…这段时间里其实一直被教育,你的努力,老板看得见.但是事实是,老板看见了,就只会开心一下而已,又能怎么样呢….我从来没想过为自己争取点什么.

      新的公司,老板同时还有房地产业务和广告公司业务.租的地方很宽敞的样子,搞了个神秘气派的会议室,三天两头拉着据说是政府高官来开会,老板也总是一幅指点江山的样子,说是在通州弄了片地搞开发,但从没见过有啥进展.广告公司呢,好奇葩,是个清华美女负责的,是老板的…小三.

      广告公司在18楼,有几个设计师,我认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我悄悄打听了一下,他的月薪是….1400!

      后来的离开也有戏剧性,有一天快下班时候,来了几个警察,有几个律师来了.原来是有老板们的分歧,都说公司是自己的,要我把服务器代码复制出来交出来,要是交给另一方的话,要告我侵占公司财产….

      得,我写个代码还要写进监狱啊,那我辞职还不好吗…..

      我又失业了.

      这次,我一定要找个更靠谱的人介绍个工作.

      所以,我找了一个我认识的某知名博客网站的php开发经理介绍,当时他刚刚要离开,去南京创办一家在线旅游网站(没几年就美股上市了)

      大牛介绍的工作,从名字上绝对靠谱,是某某电视台的网络中心.在农村小镇,你要说你是这电视台来的啊,镇长马上得来请你吃饭.

      面试过程也简单:你是***介绍过来的呀,那不用面了.你期望月薪多少?8000?好吧,没问题,现在还在职吗?不在职?那你下周一就来吧.

      入职是在月底了,没过几天,有个妹子拿了个表过来登记身份证号,然后两天后就发了5000块钱现金.我心想,这国家单位就是不一样啊….我才上了几天班,就发钱了… 没几个月我就知道,这是劳务费.我们根本不属于编制人员.编制,是在这个单位的生命线.有编制,你就不用干活,有活让外包做就行了.几乎每周都有各种公司来讲方案,而编制类的老大们就只是做决定,买哪个系统. 这里做点事很难.会议很多,效率很低,很讲究级别.有个会议,一个总监没空去,叫一个下属去代开.进门就被轰了出来:你什么级别啊,这是你能来的会吗?

      当时是离奥运还有一年四个月,我们的工作就是上线一个相关的站点,要在离奥运一年前上线.还好时间快到的时候,上线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一直没有发工资,连劳动合同也没有,当然,这之前两家也都没有.期间问了几次,但没答复.有次问急了,就安排去一个考试,还是北京人事局组织的,我没考不过,因为考的是政治和英语.没有英语专八和考研辅导是没指望的.

      我和那个登记身份证的妹子熟了起来.我问她,你发工资了吗?她说,这几个月还没有呢,我算实习.我大学在比利时上的,这边不认.所以我只能在这实习,好把档案挂这.我说,那一个月多少钱?200. 我目瞪口呆.依你开的车,200就够养一天吧? 妹子说,我来上班是为了有点事情做,也不是为了钱.

      好吧,你家住王府井,你开A6上班,我可不是,我老家房子都摇摇欲坠随时要塌了,我上班做事就是为了钱.

      我打电话给当时负责的大部分的老大,我诚恳地希望能结一部分钱.他在电话里说,你不是在找人打听吗?听说你不是要走吗?你牛B你就走啊? 我录了音,但后几年之后觉得已经没什么必要了.丑陋的人到处有,犯不着揭开那些不痛快的记忆.

      我决定去申请劳动仲裁. 我问那位大哥,你介绍我过去,我去申请劳动仲裁,会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他说,你放心去吧,干活拿钱,天经地义.

      其实,我也没啥选择,人总得吃饭.要不然我怎么办,兜里没钱了,难道滚回老家去种地吗?

      2007年,我在劳动局大厅犹豫了5分钟,在想,要不要问问,我可不可以满足那个”农民工免仲裁费”的条件呢?

      一个月后,开庭. 我见识了各种无赖的狡辩.比如说,现在说,他是实习生,实习生没有工资(已经毕业的就不再是实习生了),现在已经过了60天的诉讼时限了(完幸书记官看了一下日历,我提交材料的时候刚好是第60天).

      我已经忘了是当庭宣布了结果还是后来通知了. 只记得,是电视台的法务通知我去找财务领钱.去的时候各种忐忑,心想平时找各位头们可是千辛万苦, 这次能顺利吗?

      还好,财务已经等在那里,数完钱,签字走人. 回来后,法务打电话给我,***很生气,不想见你. 我心里想,我已经不生气了,我再也不想和贵台有任何交集.

      这次之后,我终于换到了一家靠谱的外企,虽然没几年他也从中国互联网中出局了.

      记我那些可怕的职业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