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已经满了二十六岁。 我总是遇到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弟。 大学的室友,某次聊起来,突然发现,原来居然是同一天出生的,而且,居然都是早上五点至七点之间的。哈,八字都是相同的。 雅虎的同事,超超同学,跟我的身份证上出生年月日是相同的~ 现在雅虎资讯的工程师,就只留下他和我了….当年的雅虎新媒体,上百号开发工程师呀~ 今年国庆回家,不知不觉就把二十六岁生日过了。呀,一下子就二十七了,忽然发现离三十岁好近了。嗯 ,再也不是小孩子了。 明年,我就要做父亲了。。。可我还觉得似乎没有准备好。 回家玩了几天,发现家里变化很大。农村里安静多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安静,还是因为回家了什么压力都没有,睡得很踏实。晚上11:00睡,早上7:00就起来,还觉得很有精神。 家乡的山,绿绿的,水,镜平如画。于是特意拍了几张照片,放在yupoo上的相册上。看看家乡的山水,我在想,如果能在家里生活该多好啊。 一天下午,看到挂在浴室里的两张鱼网。想起父亲说过,这几年政府大力治理环境,河里有不少鱼了。于是拿了张网,去一个浅水区下着了。不一会儿果然就有些小鱼儿可怜地粘上了。不过半小时后这些小家伙就全跑了,可能是鱼网太大了吧,应该下到深潭里才对。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我无所谓了,只想找找那种感觉罢了。十几岁的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拿着一把大锤到河里砸鱼。过程很简单,用大锤狠狠地敲石头,石头下藏着的鱼儿就被震晕了,然后掀开石头,用手在手里一捞,就能凭有没有粘液知道有没有鱼。几秒钟后鱼儿就会翻着肚皮浮上来。唯一不爽的事,这事一般都得两三个人一起,至少得一人抡大锤一人拎鱼篓。那种快乐,无法言说。 假期的其他日子,便是窝沙发里看电视。便又想起来小时候,村里人们都还没有彩电和录像机这些东西,DVD就更不用说了,那会儿还没有。一旦有人结婚,小孩满月这种大喜事,一般就会大摆宴席,夜晚远来的亲戚无处安歇,主人便会请来放电影的或是放录像的,通霄放映。其实很多大人们是没有办法只能去看,小孩子才最喜欢这些,李连杰的少林小子啊什么的,吸引得小孩们不惧磕睡和深夜里的寒气。往往到天亮,小孩们都是大人们抱回去的。那时的人们无法想象后来的40寸电视和100个频道。当然,也无法想象某些省的卫视能放丰胸产品电视连着放一个小时。 嗯,不乱想了,房东打电话让准备一下房租。接下来半年的,一万多呢,加上水电煤气得一万五了吧。呀,我还得再算算信用卡要还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