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一过,城市里还没有什么春天的迹象,但风真的就不一样了。” -<<立春>>

《立春》的投资高达2000万元,其时代背景比《孔雀》晚了十多年。片中,蒋雯丽扮演一个自认为怀才不遇的女高音歌唱家,在一家音乐学院担任老师。这个有些自恋的老师经常梦想能被国外的乐团发掘,并跟随国外乐团到世界各地巡回演出。但这只是她个人的一个梦想而已,现实和梦想的巨大差异让她开始构筑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并且沉迷于其中。

看完全片,累。 影片海报一张大大的裸照,吊足了人们的胃口,然而,全片却就是王彩玲给黄四宝做模特的这一场,算是补上了色这一节。其实,整场电影下来,一点儿不色。不过片中也有几段音效不适合儿童,一处是王彩玲在国家剧院外面的时候,我老觉得听到恐怖片的配乐,一直在想,是幻觉吗?我最近没看恐怖片啊。最后悟过来,原来高音歌唱家们在剧院里唱的声音传到场外,就是这调调儿啊,真像恐怖片。另一处,其实多次出现,就是经常在王彩玲的家里这听到隔壁美少妇的“哦。。。啊。。。。。啊”的叫床声,我开始也没反应过来这哪来的声音,呵呵。导演整这么一出,估计是为了验证美少妇“我老公每天都有要求”的口头禅吧。这么一来,电影也能搭上”很黄很暴力”的边了,票房肯定不会差了。 一出场的王彩玲,天生一幅好嗓子,热爱艺术,但是小地方对此并不感冒,她却沉浸在自己的梦境里,一如以往去常去北京听歌剧,拿出积蓄上京买户口。当她演唱的时候,周边观众一下子全部散去,老天爷在此时下起不大不小的雪,她的内心冷到冰点。同病相怜的舞蹈老师受不了人们的冷眼,求她说要假借婚。我以为她一定会答应,因为这是一般小说的套路。然而电影中王彩玲没有答应,她说,你是人们喉咙中的一根骨头,我只是不甘于庸俗,人们总想除去你,而我撑不住的时候我可以妥协退于平庸。

张瑶饰演的高贝贝找到王彩玲,她自称身患绝症,唯一的心愿就是可以参加全国歌手大赛并获奖。在北京求职多次碰壁已经让王彩玲深深失望,同时为了帮助高贝贝,王彩玲放弃了进京的梦想,将这笔金钱用来资助后者打通关系。却没想到,自己的好心面对的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谎言。

美少妇到处宣扬她的老公多么能挣钱,她们的婚姻是多么幸福,然而豪无征兆地,她的老公忽然之间卷走所有存款消失,美少妇找到王彩玲诉苦,说”我现在连你都不如了”,王彩玲一针见血地说:你跟我说这些,把我当朋友,只是因为我比你更不幸福”. 王彩玲回家过了一个春节,在初一这个早上起床很早,听到母亲在院子里放炮竹,马上起来对母亲说,妈,给您拜年了。其实老人并不指望女儿给带多少东西回家,她们所要的,只是自己女儿嫁人,只是要自己女儿有一个平静但幸福的家庭。我一时想起了论语-里仁: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孔子说,父母的生日,做子女的不能不明白。一来高兴,寿日,当庆贺。一来又担忧,父母的年齡大一岁,说明他们在人世的时间又短了一年,陪自己的时间又短了一年。所以,尽孝要趁早,不然,”子欲养而亲不在”,空留遗憾。 北京的钱被骗了,歌唱家做不成了,梦彻底毁灭了。而美少妇邻居的遭遇又说明了男人不可靠(色戒说女人不可靠,投名状说兄弟不可靠,集结号说组织不可靠,这下男人不可靠也凑齐活了),但是生活还得继续。王彩玲这次彻彻底底地向生活妥协了,反正婚介所也不可靠,干脆下决心单身过日子,领养了一个唇裂的孤儿,在街上卖起了羊肉,后来生活还很富足,虽不能相夫,然教子颇有成效,也是一乐。后来,她医好了孩子的唇裂,带着孩子在天安门唱儿歌,对着这个让她无数次梦里向往的地方若有所思。 影片结束,王彩玲身着华服,在国家大剧院在众多伴奏中高唱”我常把珠宝缀满了圣母的衣襟,把我的歌声献给上帝和天上灿烂的群星;在绝望的时刻,为何,为何,上帝啊,为何对我这样残酷无情?”,神圣而肃穆,终于潸然泪下。我看不懂,这是梦境呢,还是事实呢?其实我认为这是导演的祝福而已,一如片后“谨以此片献给王彩玲”的文字附注。做为观者,我知道,王彩玲已经寻到了幸福。 祝愿王彩玲的路,不再在王小凡的身上重演。但这,又何其艰难。凡高之所以成为凡高。因为全世界几百年也才能出一个凡高。每个县城出凡高,每年都出凡高,那凡高又如何是凡高。王小凡名字带着凡字,但我敢说她基本也就没可能成为凡高了。我只是祈求,王小凡放弃她的理想的妥协过程能更…..更生活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