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上n代身世背景: 我的祖上不知道多少代都是一穷二白的农民,我的外祖父六岁就下山逃荒找饭吃,我的祖父十二岁就被国民党拉伕过去,干了三个月就被俘虏,后来跟着党打了八年抗日三年q解放战争,后来又上过朝鲜战场直到负伤复员.虽然这样,仍然是一穷二白,十几年的军队生活带给他的除开肚子里的弹片之外,另外还有每个月能够他买瓶老白干的补助(这个补助就跟我在某国企呆的时候每个月发的二毛钱三毛钱油补和菜补一样多少年没变了。当然有另一个版本,就是笔记本都是5000块钱一台的时候某部门仍然执行私人购笔记本电脑公司补助10000元补助的政策).祖父是祖上好几代里唯一识字的了.当然解放后的都识几个字. 母亲上学到小三时,被外祖父像拎小鸡一样从学校拎了出来,于是现在除开我们几个人的名字和人民币上的几个汉字外就啥都不认识。 个人履历: 1983:出生. 1989-2001:小中学. 2001-2005:某大学混完了四年,混到了两个证。第一年像在高中一样老老实实学习,居然在高手如云的班上还混得不错,混到了奖学金。可惜除开学校、院系、班等好几级的克扣,参加的各社团的募捐和室友们的酒宴后,倒贴进去不少。于是得出“奖学金无用论”的结论。以后也没得过。 第二年,遇到几个不称职的教师,一个操一口纯正的外地口音,每天上课时我只见他在上面嘻笑怒骂,好不热闹,就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考试时我挂了。另一个,是纯试验课,某个星期我选的实验不受欢迎,只有我一个人选,该君大约急于去拐骗漂亮女学生,让我下周再去。而第二周时我要去体检,所以提前向他请假.该君一口答应,结果过后很无辜地告诉我,那个微机系统他不知道如何操作,没能帮我改过来。大哥,你不知道实验缺一个就不能及格吗?于是我又挂了一科.一个人挂科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从此不能再参与三好生、优秀干部…等评选。 另外两门不及格就不可以申请助学贷款之类.所以我的美好大学就这样没了。 第三个挂也大部分是我的原因,这位教书先生的课实在非常牛B,三个班一起上课,最牛B的一次我数了一下,把我这个打瞌睡的算也才7个人去教室捧他的场.这事也挺绝,连学院的头头都惊动了,跑过去教育我们说:他讲的课不好你们也不能这样啊,起码表示对老师的尊重啊,怎么着每个班也去几个人把前两排坐满吧!我坚持半个学期之后也不去了。最后我又挂了一科. 当然事后想来,除开那个实验课外其他的挂科都主要是我自己的原因。本来大学就是靠自学,老师不讲课你也应该过.只是第一门课挂过之后,整个人就不思进取了. 第一桶金: 在很小的时候,村头有一个老蛇医,不管什么蛇他都不怕,据传还有一手绝活,能随时招一大堆蛇过来,但是他不可以伤蛇,见到路人打蛇,他必力劲之,否则他将死于毒蛇之口.他的师父由于召回家一条大蛇,没法子送走,大怒之下鞭打了这条蛇,最后被蛇咬死。死时,全身皮肤干裂,极为可怖.这些我都是从邻人口中听说,未亲见.唯见识过他治毒疮的手艺。十二三岁时,脖子下面生了一个大疮,烂到茶杯口般大小.到卫生院问过,答说位置不好,不敢开刀.又没有钱到更大医院去治,最后向他求治。临去时,祖父再三嘱之,要我过去一定要称舅姥爷。他先使人按住我的头,用小刀轻巧地在疮上划出一个十字,将脓血挤出,再让父亲去山后采一种俗称为”闷头花”的小植物,剥下皮来,捻碎后散在疮上用纱布敷好.几天以后,撕开纱布,已经生出新肉。 就是这个老蛇医,四处收集金银花.我和弟弟两个小孩无所事事,在四五月份金银花开的时节,便带上一个小蓝子上山采金银花。金银花清香宜人,沁人心脾.叶子多油,不像其他值物捊多之后手上一层黄黄的脏兮兮的东西.金银花的叶子越是碰得多越是觉着细细的滑滑的(MM们可以拿来润肤用哈!).但是绽开之后的金银花是他所不要的,我们便把绽开之后花掐断,吮里面的花露(现在街上可没有这样自然的金银花露卖啦)。金银花比较细小,收集好几天,晒干了也才有一两半两的.第一次收集来的金银花一共一两一钱,26元一市斤,一共卖了2.64元.这是我的第一桶金了!我记得还真清楚.后来陆陆续续又收集了一些,不过最后兄弟俩攒得10来块钱全被父亲没收了.作为”返利”,我和弟弟每人得到一包三毛钱一包的方便面,那可让我俩出足了风头,连里面的小料包都让小伙伴们争得打了起来. 后来仍是很小很小的时候还干过其他事,比如上小学的某个暑假,我还帮人放过2个月的牛,一共了过20元钱.当然也没没收了,那个时候穷山沟沟的20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再大一点,也有过其他尝试,卖过枣、葡萄,还曾到一个私人老板的饮料厂里洗过瓶子.一个瓶子5分钱,我第一天挣了8元钱.后来改为上机器压瓶盖,因为技术不过关把手给轧了,于是改为堆放整箱整箱的饮料.一箱是40瓶,加上个笨重的老式木头箱子,大概有50斤重吧.到现在我仍怀疑当时是怎么坚持下来的。经过几年的office生活,我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