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这篇,压力挺大。 老覃毕竟比我大一点点,而且老覃的经历可以说还是带一点偶然性。aw就比我小了,在他面前,压力大得多了。 aw的简历在这里.aw的学习成绩比我好,这就不说了。我一向不肯承认学习成绩比我好的人:( 但是做东西确实不错。 大学的时候,aw在校园门户网站做flash,开始学习UI/UE,而我了无生气地在混日子。我大学唯一认真过的时间有两段,一段是泡在图书馆里看了一学期的书,当然这一学期不怎么上课的教训也是惨痛的,我挂了两科,还有几科险挂。这段日子我在图书馆里看得最多的书是java类的,但是当时没电脑,没机会实战,所以到现在为止看java程序我没问题,但让我写我还是什么都不会。我知道用ruby,用open(“file”,”r”).read()就可以读入文件,但是java我没概念。 另一段日子,是做毕业设计。当时的课题是用Ansys做有限元分析,因为国内相关资料奇缺,所以只好求助于网络。图书馆里弄到了几本书,但是可气的就是,全部是翻译的这个软件自带的帮助文档。翻译得好也就算了,问题在于,这帮人不仅翻译水平不咱的,照着人家帮助手册抄命令也抄错。我很卖力地啃了一些英文文档,还四处整理出来一些。后来觉得这些东西放我硬盘里可惜,就用Dreamweaver用三天时间借自动生成代码功能弄出一个小文章系统,把这些资料放了上去。你永远想不到,这类资料是多么受欢迎,网站放出来没多久,访问人数哗哗哗地上涨。那时Google adsence上,Ansys的每次点击能给站长带来的广告费是1美元。可惜网站以使用的动网论坛数次被黑,最后域名被抢注而结束。 这两段日子以后,我的大学是一处空白。 而aw同学的生活则比我好得多,因为某件事件的打击,aw结束了我那样的晃荡日子,玩命地学。未出校园,aw已经在Flash圈出小有名气。 当然说aw牛,不光是指他的flash造诣。作为他的同学和朋友,我知道他有两方面是不错的: 1. 非常极力。而且,肯投入。4月20号,我和老覃,途牛的CEO于敦德一起去长城玩。aw来的时候,疲惫不堪,眼圈发黑。他老人家原来是头天晚上干活到四点,早上6天就又出发来陪我们。并且,作为他们公司的UI/UE组的team leader,他经常要自己为公司付出许多,帮新同事解决住地之类的事啦,自己掏腰包解决团队住宿问题什么的事情他都干。所以,雇到他的公司,都是幸运的。 2.善于个人品牌,信用的建设。在个人能力上,aw从来不低调。aw的人脉不错,他的博客现在人气也挺旺,不仅google adsence有收入,ms还接了一个分类信息网站的广告。注重个人品牌建设的,aw是我见到的做的最好的。 aw唯一缺的是,时间。再过三年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