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可能跟我周围这些人相比,是最早站出来说谷歌未必就永远不做恶的.事实证明,它确实做了(不管是不是因为它没管教好它的两个工程师).在之后霍炬,还有其他一批前辈终于看到谷歌的无奈和乖巧. 2.在2006年3月到5月这段时间里,我迷上了征途。我在大二的时候玩过传奇,玩征途是第二次玩网游。某些专家放炮说:史玉柱的征途是不可能赢利的。这时候我玩过了,所以我知道不是。我相信他是能赚钱的。现在看来,果然,但是专家们好像不鸟这事儿,又攻击说征途胜在他利用人类的某些弱点比如好胜好斗上。简直是睁着眼说瞎话.做网游最早的最好的,是陈天桥的传奇。传奇不是是杀怪模式吗?征途之前如此众多的网游,杀怪模式练级的太多了。 3.因此我突然对自己的直觉有了一些自信。所谓的专家,不见得比我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