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才从华工出来不到两年,但怎么觉着离武汉越来越远了。 觉着远,是因为这两年来我的足迹到过太多地方,基本湖北每一个地级市我都去过了,去年下半年到四川过了几个月不见天日的生活,今年又远到北京,虽然武汉是那么熟悉,但我偶而路过,竟已经无处落脚了,只得去住宾馆了。 刚刚是看了aw这家伙的blog,才想起来的,我老跑题。武汉作为我上大学的地方,留给我最多的记忆,却是对创业的尝试。虽说在汉上了四年大学,可回想起来,大一我是认认真真上课了,还混了奖学金,不过大二我开始迷上电脑,四处参加活动(当然得感谢一下,不然我还是个超内向,不肯说话的呆朩头),大三在图书馆泡了一年,这一年我挂了n多科,差点留级,大四老老实实重修,然后给导师打了一年工。不过那些可笑的尝试,却留在记忆中抹之不去。 曾经傻不拉及的穿着一套可笑的西装出去拉赞助,然后被人客客气气地赶出来。 曾经在太阳底下去发家教宣传单,白干半个月一分钱没拿到。 曾经写40页的商业计划书出去,结果人家只肯给1500,我还得意地拿了这还没到手的1500块钱,去和另一个校园网站谈网站合并(真可笑,不过在学校里确实没钱,1500啊,当时是一大笔了),然后非典了,人家公司老板还惦记着跟我继续合作呢,结果学校已经关起来了,不让一个人出校门. ….奶奶的,又跑题了… 本来是要庆贺一下的,明天可以拿到工资卡了,呵呵。刚才在aw’blog上看到这小子借钱,做师兄的帮不上大忙,我这儿也借了一千多了,先给他捐两百块,也不要他还了,交个朋友。 项目做的不顺,人手奇缺,我的脑子一片乱,好几天没顺畅地写代码了,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