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顺子他娘 顺子和老三双顺,虽然是双胞胎,性格却完全不一样。顺子闷得跟一罐儿似得,双顺却每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这是与顺子的成功环境有关系地! 顺子他哥去的时候,顺子才5岁。5岁的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无疑等于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打击。不过其实顺子这孩子天生就像是一哑巴,三杠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在不爱说话这点跟他老娘一样,不过遗憾的是顺子要知道拿眼看人就没见过他老娘是啥样儿。顺子他娘可是当年小杨村里一大美人坯子。那眼睛,那叫那什么,可以用水汪汪来形容。虽然从小打柴挑大粪啥都干,力气在姑娘家里面也是大得吓人,不过看上去就是那么斯文白嫩,跟城里学生娃一般。论长相才干,啥都好,就是小时没机会上学堂。要说怎么这么一个美人坯子就跟这了老铜头这样一个大老粗呢?哈哈,这样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人都是有兽性的吗,老铜头年轻的时候,再不济力气也还有点,兽性吗自然也有点,于是有那么一天,嘴巴上才冒出一小撮细毛毛的老铜头,在自家破屋里把前来借一把陈艾蒿的顺子他娘拦住了。一切不需缀述,就那么三五分钟,顺子他娘和老铜头就稀里糊涂地成了。 生米成了熟饭,老铜头的老丈人气得直跺脚,然而能咋办呢。虎着脸,趁着酒劲去老铜头家里,本来打算将把老铜头这狗日的打个半死的,路上冷风一吹, 想想不对劲,打一顿了,岂不是让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了?再说这孩子都已经给糟蹋了,也不能再找人家了,只能是委屈着和那狗日的凑和着过了。想了想,就改了注意,到了老铜头家,就找了铜头他老子,直接就把这事说了,完了给两条路选,要和娶了,要么自己绑了上门认罪。当然老铜头这家正愁将来讨不着媳妇,两家选好日子,就赶紧把事给办了。 顺子他娘跟他爹,就是这样凑到一窝儿的。 所以顺子从小就跟他老头子一样,打骨子里好女人。别看他平日里闷,心里头肮脏了去了。这一点,隔避的王婆可是知道的,顺子这小子两三岁的时候就不学好,整天拿手搓着小鸡鸡。铜头他媳妇死了一个人照看不过来这几几个活宝,经常就把俩小子就家里,把大的带身边,出去干活。三娃子倒好,只是整天要这要那,见到啥都想吃。顺子这小子就死坏,老拿手搓那话儿。有过往的男人都打趣儿,老王啊,你看你跟这老史是不是勾搭上了啊,这把小孩子都带坏了啊。其实,顺子这娃是从小就有尿道病,不过这在他上了中学要考大学里体检才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