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发现《马家爵赋》写得不错,留下来。
  马家爵者,桂之宾阳人也,家贫,常困之。其人也,幼而聪敏,少而敦厚,不善言。

  爵少时,常见父母及乡人之苦,因叹之,乃作悬梁刺骨之举,思报教养之恩也。及其长,负笈求学于滇。方见大千世界,又有数同门讥其贫而辱之。尝有一人,欲与之钱二而令洗(不好)其(袜)。 又数人溺其榻上,爵悉受之,然心怀怨,由是益少言。

  爵未入滇时,尝离校,远至贵港,数日乃归,其师问之,曰:“欲见海也”。

  其尝数日隐于舍,不出学。或怪之,入探,乃知(此处残缺数字,盖众人已知其因)

  又其家甚贫而学资甚巨,不得已,乃出而为苦工(不好),以为学费。爵求学四载,其家出资尚不足钱六千,岂非爵之力耶?

  其为人坚忍若此。

  甲申岁仲春某日,聚同寝者数生为牌戏,未几,其一云爵作诈,同赌者数生闻此言,皆群起而谩之。爵心衔恨。又怒其平日之辱。晚,货大铁锤二,欲杀邵生。既同寝,夜半击之,邵应声倒地,首裂。 爵恐事败,遂击杀唐。夜思之,丈夫立于世,缄言慎行,无可悔也。次日,乃再击杀二生 。至此,杨,唐,龚,卲诸生皆毙于其手。其间,同乡一生探访,欲杀之,兹念一饭之恩,以明韩信之义,故隐而不发,放其行。既杀四生,爵悔,乃匿四生尸于舍之木柜,内外密封之, 挂锁而遁。

  数日,同舍一生语于 舍吏:”吾室若鲍鱼肆,其臭不绝,不知何故?”吏乃同生俱入,屏息发舍之木柜,见四人尸,股栗欲堕。

  吏不敢隐,报闻上司。刑部闻之以为重案, 传书天下,重金捕之,于是天下大动,多有流言,或言其在西北,或言其遁江南,更有度其亡出境者。越旬日,琼之邑人游于道 ,见一丐颇似马生,语之,乃作癫狂状。邑人禀之巡捕衙门。捕而问之,乃云:”某是也。”遂枷锁收监。

  爵之既捕,海内哗然,或为其鸣不平,好事者愿募其捐,风骚之士冒其名而赋诗,丝竹之辈仰其行而撰歌。其势喧腾,莫有比之者。

  异史氏曰:夺人命者偿之己命,盖天理也。爵杀四人,其罪当诛。然吾度之,岂有以睚眦之怨而杀人者耶?其乡里之贫,求学之困顿,学费之昂巨,众人之白眼,莫非助其行凶之利器乎?某常思之,盖学费之巨,已愈若等乡民之力甚矣。或勉力为之,莫不困顿无极。又乡里之贫已非一日,其入城谋生者,多遭羞辱。若无视之若仇雠者,岂不怪哉!如此,其不为恶人者几希!马加爵必死,然其为王加爵李加爵者,正不知有几人也。

  吾观爵幼之聪慧,长之困厄,及其学于滇而害同门之事,感其与四同门之不幸,莫不掩面太息,无他,为天下发一浩叹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