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条 
很久没有更新blog了
4月12日,和寒毅一起回她们家了
   早上一大早,她就给我发消息,让我到她那里去,说是有事,我就上了一会儿网就过去了 没有想到她要我和她一起回家。她从楼上一下来就哭了,我也很伤心,因为她这次回家是去找工作的。新洲的工作搞不定了。本来我们一直期待着那边,老胡也拍着胸脯说没有问题,包在他身上,但是最后却以0.2分之差落后别人,当然,别人可能动用了关系。我对她一直很有信心,最后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最后想,也罢,走吧.
出来到公汽站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因为我想到,分居两地,最后的结果大半又是分手.我和她已经3年了,从2002年的8月9日,23号她就做了我的女朋友,到现在3年差3个多月。实在不忍心她离开我.
   在车上混混程程过了很久,才到火车站.
4月13号,她爸爸用摩托车送我们到街上,然后我们到高中去找校长,她们校长看来非常欢迎她去教书,给了她所有的联系方式,然后我们去了教育局。昨日的悲痛已经短暂地离开。
4月14号,到街上打电话.
4月15号,她和伯父一块上街去找人了,我在家睡了一天,晚上实在睡不着,过去找寒毅打扑克,她妈妈只好过去和她爸爸一块睡觉,留下我们两个在一块。而这丫头说想睡觉,于是我一个认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头脑却非常清醒.
4月16日,到街上去给她二爹送竹子,在他家吃饭,我买了一瓶红酒送过去。然后到五妈家,邀她过去玩。她五妈很快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