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开始谈人生了,于是,我也想写点儿。 二哥说,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 我其实不绝望。我只是恐惧。 豆瓣上有个群,群里的主旨是“父母皆祸害”。他们说,父母对自己这么严厉,只是因为他们自己错过了很多东西,于是把这些期望强加在自己身上。他们上山下乡,错过了大学,于是要求子女一定要上大学。他们工作中不如意,于是期望子女找一个他们期望中的工作。他们对另一半不满意,于是老早就开始担心子女的恋爱问题。 我的恐惧,是,我是不是也会变成那样的父母?因为我觉得,我也有很多的遗憾,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把这些遗憾强加给elsa小公举。 我的恐惧,更是源于,我们是活成了大家所认为你应该活成的那样,还是活出了你自己? 所以,我非常在意,让她尽情表达自己。 elsa非常反感弹钢琴,每天练琴总是竭尽其能,找各种借口。我渴了,我先喝个水。我先上个厕所。唉呀我想起来忘记给小狗喂食了。。。。让人抓狂,有时我也在想,强迫她练琴是不是只是因为自己小时候条件太差了,现在有条件在家练琴了就一定要强迫她?后来我决定,别的班都不报了,但是钢琴是她自己选的,自己哭着闹着要报的,那就坚持下去吧。但是别的什么培训班,就不给她报了,正常上课就好。 elsa很爱幻想。很小的时候去动物园玩,在路上就给我编长长的大象从坏鳄鱼嘴里拯救小水牛的故事。在她的世界观里,她的爸爸是一个伟大的国王,同时也是一个聪明的电脑科学家。而她,则是这个王国理所当然的王位继承人。她说等她12岁的时候,她就会有魔法。她路过园林,看到工人拿一把长长的剪刀卡擦卡擦把小黄杨剪的齐齐整整,跟我说,爸爸你是国王,能不能让他们爱惜植物,能不能不要把植物的头都剪掉?她走过马路边搬动垃圾桶的老人,跟我说,爸爸你能不能告诉他们的老板,不要让老人做这么费力的工作,他们是老人不能做这么费力的工作? 小学老师在微信里批评,说,你们家小迷糊爱幻想,过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希望家长能做正确的引导。 我想,怎么引导?告诉她她的老爸不过是个苦逼套页面的码农买不起市区的学区房上不了好的学校只好读个农村学校?告诉她她以后得经过残酷又无趣的竟争才能上个大学混一份不死不活的工作? 没法告诉。我能做的是让她有个欢快的童年。她喜欢自己编长长的故事,故事逻辑也不对,那她编故事讲给我听我不说哪里是错的好了。她画了不老师要求的画,线条不对颜色不对,但是就一次画七八张每一张都还带需要我帮她标几个字来提示情节,我就当看连环画好了。 小孩子,还不能尽情做自己吗? 我都想尽情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去做。在乎别人的看法干什么? 有的小孩子不能做自己,是因为没条件。可是我们是成年人啊。我们可以选择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不用将就。 有个朋友,每天在单位都呆着难受。各种排挤打压,我说,既然难受,那就闪人呗。你看我,收入比你高多了,不爽了,不想再套网页了,就闪了。她说,我父母不让,她们觉得这里稳定。我无语。您都30了。。。。还需要再做小学生听爸爸妈妈的话吗? 我们是成年人,最大的好处不是可以主张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