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教师节,也是我的阳历生日,所以说我跟教师其实挺有缘的.而且,滚嫂也是做老师出身. 然而,在我的印象中,老师并不怎么好.在我很大的时候,经常能在一些高端酒店,看到规模宏大的谢师宴,就更不能理解,需要这么排场地谢师吗? 我对老师的印象坏,得从小学开始.有这么几件事让我一直记得: 1. 当时的学费中,除开学费,书本费之外还有一项叫集资款,当时也没人看得懂是干啥的,想来,书本费是买教材的,学费应该给是老师的工资,集资款是干啥的呢?后来在中学高中又分别见到了集资款,但是后来明白了,初中和高中的集资款是收来盖教学楼的.但是小学的楼有些年了啊,再后来就废弃了,一直也没有弄明白这个钱干啥的.就这么一笔钱没交,老师会经常把有欠费的学生留下来,罚站一会,然后让学生回去催家长交欠费.(80年代,山区,穷,欠费很常见). 2. 我小时性格孤僻,唯一喜欢的就是看书,领到教材的当天就看一个遍,因此长年成绩第一.初二的时候,有个班主任,跟我也是无愁无怨的呀,不知道怎么就跑过来跟我说,我觉得你上课也没怎么听,怎么就能每次考那么好呢?我跟校长说了,这次考试,你一个人坐前面,我要专门守着你.于是那次期末考试,我一个人和监考老师并排坐一起考试,当了一次监考老师.你们这样说话,这样做事的时候,尊重过学生吗? 2. 体罚厉害,贯穿小学中学时代.高中就少了,我估计不是因为高中老师更好,而是打不过了….我的小学同学中有两个同学是智力有问题的,比我们大3岁,班主任平时基本就是拿他们挖苦和发泄对象.到后来有个小学老师一耳光下去将一个学生打聋了,引起纠纷,失去了工作.这个时候,班主任改变了策略,让这两个智力有问题的同学代行体罚,每人拿个竹棍,老师让打谁就打谁.那两年,即便我是班上常年第一,数学长年满分,仍然是天天担惊受怕的感觉,用恐怖来形容都不过分.再后来有大人闲聊,问他自己小孩学得那和好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小孩跳个级,他说担心跟大点的孩子在一起,影响心理健康.我正在在旁边听到了,顿时心里一万个鄙视.你考虑过别人的孩子的心理建康吗? 3. 品德败坏.当年的初中,建在镇子后面,依山而立,中学再往后就是山,一片片的农田.因为曾经有人翻墙进学校企图不轨,有个女生还退学了,因此组织了一个护校队,由几个体育老师担任队员.学生宿舍是长长的两排,女生宿舍在前排 ,男生宿舍在后排.男生宿舍的最头上一间,给这个护校队员住.这几个护校队员干啥呢?他们经常在外买酒买菜,叫一些女生过来喝酒,嘻笑吵闹,很晚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护校队长的父亲是教育局的人,因此队长虽然不学无术,虽然做为体育老师连四肢发达都不算,还是很跋扈的.有一阵,有一个乞丐经常在开饭时间,到学生食堂旁边的垃圾堆捡学生倒的剩饭剩菜,护校队发现就驱赶,但不是只驱赶了事,经常围住拳打脚踢,有一次护校队长老远地跑过去,以为可以像武侠一样来个飞毛腿,岂料一击未中,掉进排水沟伤了脚,几个月不能来学校. 4. 虚伪贪财.高中的时候,身边的同学有老师暗示送礼,当然像我这种赤贫家庭是不会被索要的,但我也算是见识到了.当年盛行一种叫班费的东西,开学先收上来,买个垃圾桶啊扫把啊什么的,学期结束后按实际开支多退少补,但是后来呢,老师们把这变成了收入之一,买两个盆,买几个扫把,然后人均20块的班费就刚好没了,既不用退,也不用补,特别省事.有一个学期,班主任宣布说,我们班上有几个同学家庭特别困难的,班费就免收了,其他同学多分担一点,是哪些同学免交大家都清楚,也不说具体名字了.我当时感动坏了,不在于免交班费,而在于老师还能说不公布名字保护一下.后来讨论下别的班是20元班费,我们班呢,因为有些人不用交,统一每收30.再然后了,过了两个月,找到我们当时属于这些穷孩子,说,家庭困难,缓交一下是可以的,但是…还是要交那30块的班费的…..当时,县城最高的楼还在建,是电信公司大楼,除此好点的楼,就是高中的教师宿舍楼了,那时候房地产开发的风还没有刮起来,高中老师最有福气分了最好的楼,再过了一两年,房子就都要买了.整个县城哪个群体整体的收入高呢?高中老师.哪个群体的收入不拖欠呢?老师. 好了,还是祝各位老师们快乐.我写了很多奇葩,但是其实我也遇到了不少好老师.但是,好老师只需要按时上课下课改作业就好了,所以好老师都被遗忘了, 品德良好,称职敬业这个哪个职业都应当做到的.如果老师顺便还让学生对某个方面有了兴趣,对学生产生终身影响,那学生就永远记得了.我始终记得高中的数学老师,因为他引导了我对数学的兴趣,在高中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自学微积分了(那时候高中还不学微积分),也记得高二的班主任,一个经常跟我们讲时事念杂文的语文老师,写作文也明显受他的影响. 如果对于老师再多说一点,我有什么期望的话,我只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够遇到能够得到老师的尊重.虽然他们是小孩子,你想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的孩子,他们打不过你也说不过你,即使是告诉了家长家长也一定会相信你,但是,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是我们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