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
一批嫩绿的生命悄悄萌生
一批生命却在走向死亡
还有一批生命
便在空虚中默然林立

据说春天是一个复杂的季节
有些事务我们永远无法弄清它
春天的爱情便是一例
我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
以一种什么方式终结
一如那新绿的嫩芽
我不清楚它是怎样萌发
成长、并走向死亡

似乎曾经有人
告诉我春雷其实
是冬留下的沉重的叹息
或许这只是我自己的幻觉
—-其实连我自己也迷茫
我无法从这叹息声中
推知去年那批幼芽的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