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记–续集

下了近20天雨之后,终于,杭州迎来了久违的太阳.

,特别地蓝.

而且,在这阴冷的冬天,暖暖的太阳晒得特别舒服,尤其是,消失了很久的太阳.

在这么一个好日子里,我接着写后半集.

其实在借钱的记录里,并非没有温情.

我有一个弟弟,我上了高中之后,他初中毕业,然后就去打工了.

他的第一份工,就在离我上高中的县城不远的一个村子,养蚕,摘桑叶.

摘桑叶是一个没多少技术量的活,弟弟刚刚初中毕业,工资不高,一个月差不多200.

在高中时代,我曾不止一次从他那拿钱.当然,说的都是借,但是,那个时候,根本不可能还.

几乎每一次,都是把他的全部家当拿走,有时,500,是他攒三四个月的全部.

再后来,上了大学.弟弟这个时间已经去了一家电镀作坊,在小县城发展了两年之后,整个小厂也迁到了武汉附近一个小城市.

弟弟给了我他们厂的电话,,实在缺钱了,就给我打电话吧.

这个时候,我已经在做一些兼职可以赚一些钱了,不过,相对需求来说,仍然是不多的.

有一天,实在是没辙了,我只好求助,他让我过去拿.

坐了小巴颠簸了2个小时之后,来到目的地,然后顺着大街走到工业园区的门口,他们厂的送货司机开着小面的,过来把我接进去.

这个厂房,是以前倒闭的国营厂的厂房,曾经有些年头没有人维护了,墙上的涂层斑斑驳驳,幽绿的条石上长满了青苔;宿舍的墙壁上有些渗水,宿舍里一股子挥之不去的发霉的味道.

弟弟买来排骨和藕,还带回来两瓶燕京啤酒.在那个地上满是青苔,墙上发着霉的宿舍门口,用一口大煤炉烧排骨藕汤.

当夜,就在宿舍住下.那潮湿,那股淡淡的霉味,似乎快要遗忘,又忘不了.

第二天,弟弟给了我1500块钱.这对我来说,能解决好大的问题了.

很多年以后,弟弟也曾找我借钱.

第一次,是他结婚,同时也是邀请我去参见婚宴.他说自己已经全准备好了大多数,但是还有2万块的缺口.彼时我的创业已经看不到什么再成长的希望,临近年底,平台可能财务上也比较忙,分成也拖了一个多月,我的口袋里,刚好就只有不到25千块.

但是我觉得我没有理由拒绝,于是直接打给他2万块,然后订好了参加婚宴的车票.有些事情,不能错过.

第二次,是他们公司做股份制改造.那个当年的小作坊,经过10几年的发展,有了自己的办公楼,宿舍楼,还建起了自己的工业园,开始谋划上市.

他咨询我的建议,说网上说的原始股都是骗子啊.我说两个问题,你们公司赚钱吗?你相信你们老板吗?

后来,他说决定买5万块,不过他自己有4万块了,我借一万块就好.

然后很快,他就还我了.我很开心,还不还我无所谓,主要是,看到他一个初中毕业的农民工,能够在外扎下根,安居乐业,太开心了.

还有一个邻居阿姨,他家是做包工头的,常年在外修房子,男主人带着几个乡亲在外砌墙,她跟着在工地上烧饭,挣得都是辛苦钱,不过在外奔波了小20,也存了一些钱.那是大三的寒假,她主动提出来说,借我一些钱.

然后10多年过去了,有一天她打电话给我说,她的兄弟去搞传销去了,她放在大兄弟那的钱出了问题,问我能不能借一点.

我刚巧付完房子首付,手头所余不多,反正是不够装修了.我说,要多少啊?

她说,两万吧.

我说,那好办,你把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打给你.

母亲说,这钱会不会收不回来啊,收不回来装修怎么办.

我说,无谓了.在心底,我不在乎了,我其实只把钱借给,那些就算是明知道是没钱还我也还会借的人.

写完这些,天正蓝,太阳正亮,空气正在变暖.

“借钱记–续集”的一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